存贷比口径调整半月:浙江银行称“影响有限”

2014-07-15 15:24:05 来源:

0 浏览 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
    东方网7月14日消息:本月初,根据银监会发布的《关于调整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口径的通知》,商业银行存贷比正式按照新调整口径进行计算。

  其中,商业银行存贷比计算币种口径调整为人民币业务,贷款口径扣除涉农、支小贷款等6项,存款口径增加大额可转让存单等2项。此次调整力度虽低于业界预期,但被业界认为有利于缓解银行存贷比压力,进一步促进实体经济领域的信贷投放。

  存贷比口径调整,恰逢浙江区域经济下行,实体经济发展遭遇瓶颈,“小微”生存艰难时期。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政策利好,是否可浙江实体经济恢复活力注入“强心剂”?

  记者采访发现,新规落地近一月,各方对此的反应并不强烈。中国金融学会理事、浙江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王维安认为,不论央行定向降准,还是此次银监会调整存贷比口径,都属微刺激措施,对其期望值不应过高。他指出,浙江企业面临的绝非货币信贷问题,“自身调结构,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”才是浙江实体经济的主攻方向和出路。

  小微:贷款无把握绕道民间借贷解决需求

  新实施的存贷比新规,计算贷款时扣除的6项,多涉及小微贷款和三农贷款,加之此前接连的定向降准,贷款政策正不断向“小微”、“三农”和实体经济倾斜。

  申银万国分析人士曾估计,此次贷存比调整可能降低贷存比2%左右,释放贷款额度近2万亿元;保守估计,释放的贷款额度可能在4000亿元左右。

  在业界对此予以积极评价同时,作为政策受惠方,浙江部分小微业主反应却相对冷静。

  杭州萧山区一家塑料模具厂负责人陈先生告诉记者:“存贷比调整,银行资金更为充裕,对于一些稍大的实体企业应该可以得到更多资金支持,但对于我们这种小的企业想贷款还是不容乐观。虽然是说支持小微,银行还是愿意把钱贷给优质行业的好的中小企业,他们政策受惠的可能性也更高。”

  “政策是有利于我们的,但具体政策利好能不能转接到实处还不好说。”陈先生表示,浙江金融业相对发达,但更多的小微企业还是难以从银行借到资金,有的企业只能通过利息高但放款更及时的民间借贷,或者办理大额信用卡等解决资金周转问题。

  富阳某造纸企业正在向银行申请180万元贷款,该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总经理表示:“我们当然希望调整后贷款能容易些,但现在的情况是银行手续和审批越来越严格,银行态度也很谨慎,说实话我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和信心。”

  “现在政策出来了感觉变化并不是很大,很多银行贷款要抵押,不仅门槛、条件没变,审核反而更严,其他企业我不敢说,反正我没感到很乐观。”该企业副总透露,许多小微企业抵押物有限,想从获得银行贷款较难的问题一直存在。

  有数据统计,有超过42%的小微企业未向银行申请贷款,而申请贷款的企业中有20%的贷款申请被拒绝。对此,一位企业主向记者表示,这个数字在浙江可能还要更高。

  银行:暂影响不大

  浙江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,此次银监会调整存贷比口径,体现出了国家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导向及稳增长、微刺激的主旋律。

  “总行的信贷政策就已经向实体经济倾斜。目前中央整个基调本身是微刺激,这次在分子分母变化上给出的空间是其实是有限的,所以我觉得对我们的影响肯定也有限,效果并不会很大。”对于存贷比调整是否会刺激银行更多的信贷投放,上述银行人士简单回应。

  而杭州一家国有大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目前尚未接到相关通知,调整对不同银行的影响是不一样的。对于我们来讲影响不大,对于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可能起到缓解存贷比压力的作用。”这位负责人还表示,此前银行贷款并非完全受到存贷比指标限制,更多情况下与企业风险大、过度负债也有关联。

  银监会数据显示,2013年末中国商业银行存贷比为66。1%,2014年一季度商业银行存贷比为65.89%,较年初下降0.18%,整体距离75%的监管红线尚有一定差距。华泰证券分析称,从一季度存贷比看,招行、民生、浦发等存贷比接近上限,分别为74.44%、73.39%、73.05%,在此次调整中受惠较明显。

  “真正好的中小企业,或者说能贷款的中小企业,浙江这么多银行机构,基本可以满足其贷款需求,当然也存在部分好的企业因为信息不对称得不到贷款的情况。浙江经济面临的问题其实比全国严重,在有的地方企业成片陷入困局,银行不良贷款不断上升,现在浙江的银行也表现出了越来越谨慎的态度。所以今天的问题其实不完全是有钱苦于指标限制不能贷的问题,也存在银行因为风险不敢贷。”该负责人透露。

  记者的其余几家浙江银行机构,均简单回应“未接到具体调整通知”或“影响不大”。而浙江银监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,此次存贷比口径调整对浙江银行业和实体经济的刺激作用,需经过一定时间调研才能得出。

  专家:合理负债、转型升级是浙江企业主攻方向

  “存贷比调整对浙江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,不能说没有,多多少少会起到些。但我的期望值不是特别高。”浙江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王维安表示。

  王维安说:“在银行和企业的贷款问题上,我认为更多问题来自于中小企业自身,而不是银行。从银行方面是通过从供给方解决问题,这是一种思路,但我认为更应该从需求方去引导企业怎样合理负债。从现在中国企业债务全国GDP比重来看,根据我们的计算已比正常水平超出了一倍多。”

  浙江省社科院2014年度《浙江蓝皮书》显示,去年浙江省制造业总产值负增长0.26%,医药、计算机等设备制造业,以及机械设备等行业的出口交货值均为负增长,最高负值达10.16%。饮料食品、纺织服装等利润总额增速为负,最大负值高达413.95%。其中,轻工业80种主要产品中35%减产,机械工业112种主要产品50%减产,趋近于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时期。

  对于浙江实体经济陷入发展困局,王维安认为其中当然有金融方面因素,但主要还是企业自身方面原因导致的。

  “除了对于严峻经济形势预估不足、风险意识不强外,浙江许多企业面临的产业结构问题是最主要原因。”王维安说,“企业本身就过度负债、超出偿还能力的情况下,自身又技术含量低、产能过剩、高耗能高污染、竞争力不强,哪怕有贷款支持,只会形成无效供给,反而助涨风险,引发风险的膨胀。”

  王维安提醒,浙江实体经济要想走出困境,不能只寄希望于银行贷款等微刺激的影响,这些空间都是有限的,从长远看,调结构、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才是企业的主攻方向,否则等企业变为“僵尸企业”,再好的“营养”打下去也无济于事。

  “度过结构转型期不是短期,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浙江企业甚至中国企业长期以来在技术和高端人才方面较为落后,所以我认为浙江实体经济需要面对阵痛的时间,不会比当年日本、东南亚等产业转型国家短,按照国际经验,至少需要10年时间。”王维安说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存贷 口径 浙江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聚焦热门